1月 2022

“炒房热”刮进元宇宙人民日报:谨防热到烫伤

商业密码12月10日(邵峰)消息,日前2021年度十大流行语出炉,“元宇宙”位列其中。

元宇宙被一些人视为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的载体,潜藏着游戏、社交等场景变革的机遇。

人民日报对此评论称,对于“元宇宙炒房”,如何界定性质、如何预估走向、如何看待趋势,人们的看法千差万别。有人视为机遇,认为是未来的“财富密码”;有人感到魔幻,“肉身还没地方寄托,就开始精神造房了”。当前,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还处在发展的最初阶段。这是围绕相关话题展开分析与讨论的基本前提。特别是作为一种产业的元宇宙,虽然存在无限可能性,却更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不管是丰富概念还是开掘延伸、不管是发展产业还是市场投资,仍是基于技术、构想与需求的探索尝试。这是一个渐进式发展的过程,从虚拟到真实,从看得见到摸得着,还有不小距离,不妨冷静三思,谨防热到烫伤的风险。

要知道“元宇宙”已经被上市公司用来炒作股价多次,被数字货币玩家当作新的投机方向,被资本市场当作融资手段。但其本质仅仅是一个概念,仅仅是一个想法,其未来发展方向充满了不确定性,什么样的判断都是过早的。

尤其是元宇宙炒房,一个不确定是否会成为主流虚拟空间的产品,仅仅就是一段代码,就能被卖出千万的价格,并且很多人还不能确定这个交易是否是为了做操作,平台自己左右手的交易。

就跟NFT一样,元宇宙的房产也仅仅是一个炒作的代码,其后面充斥着大量的人为操作。回顾一下以前的股票炒作方式,再到虚拟货币的炒作,再到NFT的炒作,同样的配方、同样的味道,不变的就是收割韭菜的决心。

经济日报:“元宇宙”越热越需要冷静

作为一个在小说中已问世近30年的科幻概念,元宇宙(Metaverse)今年迎来资本市场的一轮又一轮爆炒。

本周,在虚拟世界平台Decentraland里,一块数字土地被卖出243万美元高价,再次刷新虚拟房产的价格纪录。不少网友惊呼:元宇宙居然也炒房!其实何止炒房?白酒元宇宙、火腿肠元宇宙、元宇宙景区、元宇宙都市……元宇宙是个框,啥都能往里装。“万物皆可元宇宙”,网友的戏谑调侃变成了资本的现实狂欢。

元宇宙概念始于1992年美国科幻小说《雪崩》,是一个虚拟现实的网络世界,能与现实世界映射与交互,让未来人类体验完全不同的人生。

当前,疫情带来宅经济的兴起,扩展现实(XR)、数字孪生等新技术发展又让元宇宙概念有了实现的可能,元宇宙就被科技巨头从小说中翻出来,给资本市场讲故事,越炒越热。

元宇宙的底层技术架构包含网络环境、虚实界面、数据处理、认证机制、内容生产等多个层面。人类目前所能创造的元宇宙非常初级而原始,相关技术仅仅停留在元宇宙的入口。技术基础何时才能成熟?10年左右已经是最乐观的预测。

近期一些国际科技巨头争相入局元宇宙,比如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正式改名Meta,被人戏称为不要Face(脸)。有人不禁要问:技术基础不成熟,为何巨头争相入坑?

巨头们争相布局元宇宙,其实是名分之争,而争名是为了夺利。互联网上曾流传过一个段子:“从前有几个卖面包的,如浪浪牌面包、腾腾牌面包、搜搜牌面包、易易牌面包,竞争激烈。有一天,浪浪牌面包改名叫面包牌面包,其他几个品牌瞬间石化。”很显然,Meta就想当那个“面包牌面包”,抢先使用“Meta”这个词,是跟元宇宙概念强行绑定,未来会不会借此搞垄断,那就不好说了。

对于参与争名的机构来说,元宇宙是一种很大程度上会实现的未来,而现在正是一个占据主动权的好时机。

从企业角度,涉足元宇宙是可理解的提前布局;但从市场角度,当下就用元宇宙去给企业估值溢价,显然为时过早。

除了技术远未成熟的风险,元宇宙还存在很多其他风险。以算法为基础的虚拟世界可能会让人类过于沉迷,令现实社会陷入衰败堕落,这一点在《黑客帝国》《头号玩家》等科幻电影中已有预警。现实中,未来技术成熟后,元宇宙的构建和治理显然也将遇到大量社会伦理、法治等难题,不确定风险极高。中小投资者如果想跟风投资元宇宙,犹如刀口舔血,风险大、获利难。

炒房热席卷元宇宙

(记者 魏蔚)“极地木屋2万出,只限今天”“30万出半海景别墅”……近日,天下秀正内测的元宇宙App虹宇宙开始了第二轮登录互动,尽管天下秀多次强调,“虹宇宙不支持用户进行数字藏品交易行为”,但玩家私下交易虚拟房产的消息不断蹦出。

按照天下秀创始人李檬的说法:“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从李檬11月18日正式介绍这款产品后,截至北京商报记者发稿,虹宇宙在免费娱乐榜飙进前35名。

根据虹宇宙App的官方信息,目前虹宇宙上的虚拟房产共有10种,按照稀缺度高低依次为SS、S、A、B、C五级,发行总量420套的环海岛屿是SS级,稀缺度0.12%;发行总量12万多套的普通楼房是C级,稀缺度34.56%。

根据虹宇宙的规定,赠送方需要年满18岁、完成实名认证并绑定手机、持有该资产15天、该房屋被50位用户访问过。

基于这个要求,还有人打起了刷访问量的主意。在二手交易平台上,50访问量的要价为5-15元,单次访问约0.1-0.3元。

另外,还有成本和门槛更低的交易方式,就是换绑账号。“直接把我账号绑定的手机号换成你的就行了。或者我把账号和密码直接给你,你改成自己的密码。”一位卖家表示。这就绕开了必须满足赠送条件的门槛,买家甚至都不需要有自己的虹宇宙账号。

目前虹宇宙还在内测中,用户并不能直接注册、登录虹宇宙,新用户可通过老用户邀请获得“动员码”,于是第三方平台又出现交易动员码的情况。

欧科云链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蒋照生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目前国内没有明确禁止数字藏品的发行流通,但相关平台需要限制数字藏品的流通,减少相关投资炒作行为,避免数字藏品金融产品化。元宇宙中的虚拟房产在本质上也是NFT(非同质化代币)。”

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区块链政策委员会专家王娟向北京商报记者直言,“法律总是滞后的,不可能一个新事物一出现,就有现成的法律等着去监管。原有的数字藏品形式是把实体的藏品数字化,现在的数字藏品是数字世界的产物,因此,即使是原有的法律已经涉及相关问题的条款,也需要根据现有的新情况来做出是否适用的判断”。

谈到转赠,王娟坦言:“以转赠等形式来避税、逃避监管并不是数字化才有的问题。由此带来的地下市场交易,会摸索形成一些约定俗成的交易规则。平台通过免责声明来免除自身的风险,帮助资本通过数字化载体兑现利润,虹宇宙选择的载体是数字化的土地,即虚拟房产。在数字空间没有健全的规则和法律时,试探一种隐蔽的资金交易模式,其中可能带来非法洗钱、跨境资本流动监管和资金盘炒作等问题,需要引起重视。”

对于是否考虑过通过下线转赠功能来禁止用户炒作?虹宇宙内部人士对此没有直接回应。不过,虹宇宙于近日公布了第一批涉及私下交易、诱导交易等违规违法行为的账号名单,共约100个账号。处理结果是:对这些账号分别进行3天、7天、15天封禁。

可即便这样,还是有人在第三方平台社群吐槽遇到骗子。有人建议去找虹宇宙客服,有人建议去找双方进行沟通的社交平台投诉,有人建议报警。但被骗者也犹豫:平台明确强调过不支持用户间私下交易数字藏品,报警或投诉后,会不会赔了夫人又折兵?

听多了被骗的故事后,玩家们交易时更加谨慎:“私下交易的大多是骗子,要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交易。”遇到要价数十万元的虚拟房产时,有的玩家也会提示,“大家不要看要价,要看多少钱有人收。成交价位才是市场行情”。

疯狂的“元宇宙”炒房:有玩家囤了100套房不到半年翻6倍

目前的元宇宙土地成交记录已经来到2736万元。在其官方Twitter,虚拟地产开发商Republic Realm确认其以创纪录的430万美元购买了一块The Sandbox上的虚拟土地,这个价格足以在中国房价最高的北上深市中心买下两套房,甚至一些城市买下独栋别墅也不成问题。

市场公开信息显示,Republic Realm目前在19个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拥有大约2500块数字土地。

对于雏形中的事物可以有千万种解读,有人觉得元宇宙炒房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不过是包装了的骗局;有人认为这是未来世界的一种生活方式,有流量有价值就可以投资。那么元宇宙炒房到底是割韭菜还是新风口?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易观互娱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认为元宇宙买地就是投机,是虚拟货币的高效玩法而已。“本质上跟我捡一块石头卖你一百万是一样,那些方式都是幌子,核心目的在于炒作和买卖。”

石悦是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目前在国外元宇宙平台上持有5块地,她告诉第一财经,买地目的因人而异,自己是计划投资进行建设。

另一位玩家欣辰则在国内虹宇宙游戏中有100多套不同等级的房产,按目前估值算已净赚15万元。欣辰告诉第一财经,“拿住了就是投资,拿不住就是投机。”

实际上,虚拟土地交易早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直到近几个月搭上元宇宙的顺风车,成交额屡破纪录,才突然出圈大火。

Dapprader数据显示,在11月,如Decentraland、The Sandbox (沙盒)这样的平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和交易活动,虚拟土地交易量达到2.28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月份,比上个月增长近700倍,达688%。

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都是目前热门的元宇宙平台,两者在虚拟土地交易领域也蓄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者在上个月刚刚获得获得新一轮9300万美元的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

一位玩家表示,自己在两个月前就关注到了The Sandbox这个项目,当时感觉不靠谱,但到11月软银投资后,自己想入场发现两个月期间已经涨了10倍,软银投资后猛涨。

虚拟土地的价值还在飙升,根据Dapprader的数据,虚拟土地11月的估值相比9月底增加了900倍,达904%,而参与土地交易的独立交易商达到创纪录的2.8万人,比上月增加了145%。

目前虚拟土地交易的参与者有投资机构、企业,也有许多艺术家和个人。石悦向第一财经介绍,不同虚拟平台有不同的特征,“在Decentraland有很多企业入场买地,搭建公司的虚拟场景,而The Sandbox则有很多个人投资者加入,CV(Cryptovoxels)上有很多加密艺术家参与去建博物馆。”

一位虚拟土地持有者告诉第一财经,一块3×3格的土地,在今年7月估值约13万元,现在已经来到78万元,不到半年翻了6倍,且这已是涨幅较少的地块了。

元宇宙炒房的成本已经越来越高,即便不是优质土地,现在参与的最低门槛也达到了8万元 。

在交易平台Opensea上,可以看到各个平台的地板价,换算成人民币,目前,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的底价分别是8万元左右。

也就是说,即便是买虚拟平台郊区最普通的一块小格子,也要8万元起步,参与门槛不可谓不高。

比起国外的元宇宙平台,国内刚刚起步的虹宇宙显然入门门槛更低,200多元即可拥有一套房,但相比起来风险也会更大。

10月28日,由天下秀开发的虹宇宙Honnverse开始内测,用户预约后可以抢购虚拟房产。在天下秀公众号中,董事长李檬署名的一封公开信表示,公司开发多年的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

虽然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但欣辰喜欢接触一些新鲜事物,平时也会关注投资项目。她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大概7月开始关注元宇宙,接触一些国外的项目如The Sandbox、Decentraland、Axie等,之后又慢慢接触到国内的数字艺术品平台。

在虹宇宙开放内测之时,从朋友那得知消息的欣辰决定入场买进房产,目前,她在虹宇宙平台的资产排行榜中位列前五。据她所述,慢慢累积买入,目前自己几个账号加起来有100多套不同等级的房产。

在闲鱼上,虹宇宙的虚拟房产被标价公开交易,从普通楼房到稀缺的极地木屋和环海岛屿,目前的价格在200多元至1万元不等。一块极地木屋标价为9999元,卖家表示,这块房屋的编号是稀缺的个位数,比普通编号的房产值钱。此外,编号是靓号的房产也会更加值钱。

按照当前市场价来算,欣辰在虹宇宙持有的虚拟房产和数字藏品价值在17万元左右。而此前入场时她投入的成本大概在1至2万元,短短一个月净赚15万元。她表示,“暂时只出了几套回本,其他考虑长期持有。”

记者体验虹宇宙游戏后发现,其目前呈现界面和国外的平台有很大的差别,和普通手游界面类似,平台功能也并不多,目前仅仅是可以定制形象,进入他人的房间游览。在App Store上,其目前的评分仅为3.1分,有玩家直言,这就是3D的QQ空间。

“目前来看,虹宇宙的可玩性不高。”欣辰告诉第一财经,由于政策不明等原因,相比较国外的项目,国内的一些平台起步比较晚, “像虹宇宙这类,涉及到虚拟人物形象,虚拟房产的项目,还处于雏形测试阶段,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

石悦今年开始关注元宇宙虚拟土地,先后在元宇宙平台CV和The Sandbox买入了五块土地,买入成本在26万元左右。按目前市场价来算,这5块土地的价值已超过40万元。

在石悦看来,元宇宙是今年很热的一个方向,而虚拟土地是进入元宇宙世界的工具和基础,值得投入。她对第一财经表示,“土地建设不管是和IP结合,还是和流量结合,都是一个目前来看确定性比较大的方向。”

“一些人看好元宇宙的流量,会买一些土地用于广告,有一些则是会搭建,提前进去布局。”在虚拟土地上建造的作品可以去市场售出。

据元宇宙平台的宣传,对于虚拟土地,拥有者可以在其中建造任何类型的游戏和资产、举办现场活动、组装 NFT 艺术收藏品,或者只是将它们出租给他人以通过他们的项目获利。看起来和现实世界看展、逛博物馆、听音乐会等逻辑并无区别。

如平台中心区域的地块寸土寸金,此外,一些知名IP或个人周围的地块也是流量高地,有较高的溢价。

此前,在The Sandbox游戏平台上,有玩家为了成为嘻哈歌手Snoop Dogg的邻居,用45万美元(约287万元)买下一套3×3格的土地,相比普通土地溢价3倍。

与现实世界同理,溢价的关键在于流量。虚拟平台的玩家会通过传送门直接访问知名的社交中心,然后向外分支以探索附近的区域,因此该区域周围的土地将有更多的流量,而越多流量意味着获得更多的潜在收入。

未来,部分区域为了导流或许也需要在社交平台上营销,因此,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拥有流量的中心也会因此获益。

石悦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的合作伙伴有社区的流量,日活能做到10万,因此目前想要和一些地主合作,负责给他们导流,“之前也测试了几个合作的地主,流量表现都还不错。”

业内人士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历史规律会在元宇宙的发展中重现。显然,流量至上在元宇宙中依然适用。

11月飙升的数据显示了这个市场前所未有的热情,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大家都知道了,那也就是潮水该退去的时候了。”

近日,《人民日报》评元宇宙炒房,认为“热到烫伤的风险得防”。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还处在发展的最初阶段,从虚拟到真实还有不小距离,还需要冷静三思。

与市场投资热情相对的是,即便是目前走在最前面的这些元宇宙平台,以完成度和开发进度而言,离一个体验完整、可玩性丰富的元宇宙世界也差得很远。

元宇宙迎“炒房热”:有人先囤100套二手交易一套5万元

就在不少人苦于现实中买不起房时,“元宇宙”中一套普通的虚拟房产,也快让人买不起了。南方+记者发现,目前元宇宙已出现“炒房热”,虚拟世界一块地,动辄上千、上万元,最贵的甚至顶得上广州、深圳一套别墅的价格。

就拿身边的案例来说,半个月前,歌手林俊杰斥资12.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78.3万元)在虚拟现实平台Decentraland上买了三块虚拟土地,正式涉足元宇宙“房地产”界。

而在不久前,虚拟房地产公司Republic Realm以约430万美元(约合2742万元)的价格购入了“沙盒(Sandbox)”世界的一块地,这是迄今为止全球最贵的一笔虚拟土地交易,打破了此前加拿大投资公司旗下Metaverse Group公司以约243万美元(约合1549万元)买下Decentraland时尚区一块虚拟土地的记录。

斥资数十、上百甚至上千万投资虚拟地块,从企业界投资者的角度来看,可能有着深层次的考虑:数据显示,今年11月以来数字房地产的购买量同比上半年翻番,数字土地越来越受到投资人士的关注。他们认为,数字房地产未来前途无量,可以实现各种用户,比如零售展厅、活动空间或虚拟办公室,让人们坐在家里也能拥有无限的生活、工作、学习体验。

近日,南方+记者留意到,在由天下秀开发的元宇宙游戏“Honnverse虹宇宙”内测版本中,有用户大量预约抢购虚拟房产。据媒体报道,截至12月6日,虹宇宙世界排行榜第一名的“榜一大哥”名下房屋已经有116套,房型覆盖了SS至C各个等级。

而在游戏外,元宇宙上的虚拟房产在闲鱼等平台也成了“香饽饽”。记者发现,有不少用户在二手回收平台上转让“虹宇宙”内的玻璃花房、山村小屋、极地木屋等房产,价格从200到8000元不等,某超稀有SS级环海岛屿的转让价格甚至达到5万元。

另据媒体曝光,在某虹宇宙虚拟房产交易的微信、QQ群里,某最高级别SS级房产已经以1.8万元的价格成交。还有不少虚拟房产卖家用“一天一个价格,三天就能翻一番”、“发行量少、性价比高”、“独一无二、彰显你的尊贵”等话术进行促销。

而由西安曲江大唐不夜城文化商业(集团)有限公司与太一集团联合打造的基于唐朝历史文化背景的元宇宙项目《大唐·开元》,此前公开对外售卖的限量版3D数字藏品,如“大唐开元·钟楼”、 “大唐开元·小雁塔”等也在闲鱼上以500到上千元的价格被高价转卖。

“大唐元宇宙前30的房子,数量有限,先到先得。”卖家小王告诉记者,“这是数字藏品,有纪念价值,买到就是赚到。如果你身边有人要卖,我也可以收。”

对此,有专家提醒,虚拟资产的交易已经超出一般人的专业认知。在元宇宙炒房,和炒鞋、炒币大同小异,随着监管的完善与加强,泡沫可能会被刺破。“普通投资人应谨慎判断,非专业人士应减少配置这些资产,防止被收割。”财经评论员王赤坤表示。

此外,用户也应当理性看待“元宇宙”概念股火热的现象。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元宇宙是一项确定的机遇,或将对未来数字化社会产生深远影响,但同时,它仍是一项新兴产业,还远未达到生态开放、虚实互通、经济自洽的理想状态。在短期内资本的热捧下,用户需要理性看待非理性的股市震荡和舆论环境,谨慎入局。

元宇宙上演“炒房热”虚拟土地卖出千万高价是机遇还是陷阱?

自扎克伯格宣布将脸书更名为Meta后,全球就掀起了持续的元宇宙热潮,英伟达、微软等巨头纷纷入场,在资本市场引发一系列连锁反应。

“元宇宙”还没来,炒房团先来了。近段时间,在元宇宙游戏中的数字房产,逐渐成为“虚拟炒房客”的另一场狂欢。这种虚拟世界里的房地产交易在近期频频刷新价格新高,甚至超出了现实世界里很多大城市的实际住房价格,十分“魔幻”,还有明星、地产大佬等参与,这股“炒房热”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有网友惊呼:“我看不懂,但我大为震撼。”

元宇宙不仅成了互联网大佬的“必争之地”,元宇宙“房产”交易也变得火爆起来,价格屡创新高。

有统计显示,在11月22日到28日的一周内,四个最主要的元宇宙房地产交易平台的总交易额就接近1.06亿美元。据福布斯报道,有建筑公司在元宇宙中设计一个项目就可以赚近30万美元。

11月23日,在Decentraland上,一块约565.8平方米的数字土地以243万美元(约合人民币1552万元)的价格售出,刷新虚拟房产的价格纪录。据了解,这块虚拟房地产,位于时尚街区中心的116块地块,按汇率折算,这价格甚至比北京某些别墅价格还要高。

然而这一纪录没能保持多久,11月30日,虚拟世界平台Sandbox上的一块虚拟土地以430万美元(约2739万人民币)的价格售出。而这个价格足以在中国房价最高的北上深市中心买下两套房。

12月9日,纪录再次刷新,香港房地产巨头、新世界发展(集团CEO郑志刚购入Sandbox中最大的数字地块之一。据知情人士透露,郑志刚对这块虚拟土地的投资金额约为500万美元(约3200万元人民币)。

有统计显示,过去一个多月,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公司开始在上述虚拟世界中“抢购”土地。Republic Realm目前在19个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拥有大约2500块数字土地。

事实上,早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虚拟土地交易,但直到搭上元宇宙的顺风车,才突然出圈大火。

所谓元宇宙“房产”,指的是元宇宙中的一部分虚拟空间。在拥有这部分虚拟空间后,你可以对它进行建设、装修,可以开设商场,可以用作博物馆展示虚拟藏品,也可以直接出租……

可以说,元宇宙房产除了不能住人之外,其他功能却类似于真实世界的“房产”,但地点却是在虚拟世界。

事实上,Decentraland和Sandbox的虚拟土地交易并非新鲜概念。Decentraland和Sandbox都是基于NFT(非同质化代币,用于表示数字资产的唯一加密货币令牌)技术的在线游戏。元宇宙概念兴起之前,此类游戏被称为“链游”。

单纯从玩法来说,Decentraland、Sandbox和其他沙盘游戏没什么区别。玩家注册账号后,可创立虚拟形象,结合VR、AR等设备,获得更加真实的游戏体验。玩家可在游戏中买卖虚拟商品,建立自己的家园、经营店铺、收藏艺术品、举办展览等,房地产也是虚拟商品之一。

10月28日,由天下秀开发的虚拟社交元宇宙APP——“Honnverse虹宇宙”开始内测,产品推出两周,预约测试人数已超过13万人。日前开放线上限量版虚拟房产的预约抢号活动时,因参与人数众多,服务器一度崩溃。

用户需要提前预约抢购虚拟房产,摇到号才可以进入游戏。从内测开始起,就有用户大量囤积房屋。虹宇宙世界排行榜第一名的“榜一大哥”名下房屋已经有100多套。

官方发布的房屋数量有限,这样一房难求的饥饿营销,直接导致闲鱼、微信和QQ社群里的虹宇宙虚拟房产交易热火朝天。在闲鱼、微信和QQ群里,相关房产“一天一个价格,三天就能翻一番”,当前最高级别SS级房产已经以1.8万元的价格成交。

但是有网友看了这些房屋的“草率的长相”,评价称这和QQ空间有什么区别,“我看不懂,但我大受震撼”是很多网友在了解元宇宙天价炒房后的第一反应。

投资热度高涨,不少网友也希望能通过元宇宙炒房获利。然而,和很多虚拟资产类似,元宇宙“房产”同样存在安全等方面的风险。

如果元宇宙没落,无人问津,或者是市场上的热钱消退,又或者是监管政策出现调整,都可能会对价格带来巨大的下行压力。

目前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仍处于发展的初期阶段面对炒得如火如荼的元宇宙“房产”,普通人则更需谨慎。

退一步来想,现实世界中,房产上涨依赖于土地的稀缺性,而对于可以无限开发的游戏世界,元宇宙“房产”的价值在哪里呢?如果没有“稀缺性”,元宇宙“房产”的投资价值又在哪里呢?这是普通人需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元宇宙能不能赚钱不知道,但是元宇宙能让“中间商”赚差价倒是真的,普通人正是要警惕这些借用元宇宙割普通人“韭菜”的“中间商”。前不久,有人开网课10天收入160万,学到的“元宇宙”知识能不能派上用场不清楚,但真金白银却是交出去了。

12月9日,人民日报就元宇宙掀起的炒房热发表了评论《人民日报评元宇宙炒房:热到烫伤的风险得防 》。

文章中指出,虚拟房地产引来不少人抢房囤房。买地皮,买房屋,买物料,搞装修,等升值,再出售……虚拟房地产买卖,与现实生活中的房地产交易,在过程上大致雷同,只是所处空间不同、场景各异。不过,究竟是投机还是投资、是泡沫还是风口、是炒作还是趋势,仍需打一个大大的问号。

新事物必然带来各种各样的新认识。对于“元宇宙炒房”,如何界定性质、如何预估走向、如何看待趋势,人们的看法千差万别。每种观点都犹如多棱镜的一面,还不足以呈现全貌。或许,还需要让子弹飞一会儿,在更长时间段内,才能观察得更清晰、理解得更深入。

【资料来源:光明日报、红星资本局、和讯网、深圳商报、央视财经、人民日报等】

浩丰科技(300419SZ):2021年度预亏2800万元-3900万元

格隆汇1月27日丨浩丰科技(300419.SZ)披露2021年度业绩预告,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800万元-39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2228.23万元;预计2021年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亏损3900万元-5000万元,上年同期为盈利1340.75万元。

1、公司结合行业政策、市场环境、未来业务发展方向等因素综合考虑,并根据谨慎性原则,公司拟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预计计提减值准备为1000万元左右;最终减值准备的计提数据,根据《会计监管风险提示第8号—商誉减值》《企业会计准则第8号—资产减值》的相关要求,将由公司聘请的具有从事证券、期货相关业务资格的评估机构及审计机构进行评估和审计后确定。

2、公司根据业绩实现情况和经营发展需要,对部分业务及人员进行优化,涉及经济补偿金。

3、公司因终止以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方式的收购等事项,支付的部分中介机构服务费计入当期管理费用,影响了净利润。

浩丰科技:公司在此领域尚无元宇宙相关规划

同花顺300033)金融研究中心12月7日讯,有投资者向浩丰科技300419)提问, 请问公司有没有涉及元宇宙?

热门评论网友评论只代表同花顺网友的个人观点,不代表同花顺金融服务网观点。

牛年A股谁最红?最牛股涨超9倍,最赚新股盈利20万,最牛行业频现翻倍股…

1月券商投行成绩大比拼:海通、中信、中金IPO保荐收入名列前茅,外资券商也在发力

特斯拉2021年全球交付量突破93万辆 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个股持续回调 专家:估值和盈利增速存在偏离或为主因

牛年第一牛股竟然是它!“戴帽”仍暴涨近920%,两只北交所明星股入围涨幅前十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涉未成年人违规内容举报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浩丰科技(300419SZ):拟35亿元收购实控人旗下山东华软金科100%股权

格隆汇1月27日丨浩丰科技(300419.SZ)公布,公司2022年1月26日与北京华软金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北京华软金科”)签订《股权转让协议》,拟使用自有或自筹资金3.5亿元收购山东华软金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山东华软金科”)100%股权。北京华软金科与公司受同一实际控制人王广宇控制,北京华软金科为公司关联方。

北京华软金科承诺,山东华软金科在2022-2024年度(即“业绩承诺期”)实际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800万元、3500万元、4350万元。2022年度、2023年度实际实现的净利润累积不低于6300万元,2022年度、2023年度及2024年度实际实现的净利润累积不低于1.065亿元。

山东华软金科主要为银行客户提供IT软件开发及服务。公司表示,该次交易将巩固和提高公司金融IT业务竞争力,为银行可提供更全面的IT产品和技术服务。公司经营管理层具备金融IT业务相关行业经验和经营管理经验,并将采取稳健的经营策略,稳妥开展金融IT业务整合,以实现金融IT业务实现稳步增长。

浩丰科技2021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16289万元同比大幅下降8515%

2021年8月27日,浩丰科技(300419)发布2021年中期报告全文。报告显示,2021年上半年,浩丰科技(300419)实现营收3.19亿元,同比增长44.34%;净利润162.89万元,同比下降85.15%;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7.21万元,同比下降84.86%;基本每股收益为0.00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ROE为0.19%。截止报告期末公司净资产为8.35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2.84%,资产负债率为34.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