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全球史”前沿论题扫描

无论在西方还是在中国,“体育全球史”都是一个方兴未艾的新领域。与狭义的“世界体育史”、“外国体育史”和“体育全球化”不同,“体育全球史”专门探讨历史上跨越地域、种族、国家与文明的体育交往,试图通过聚焦“体育互动”来再现人类历史上体育文化传统的多元性,解释全球体育由分散趋向整体的历史过程,从而为观察现代人类之网的形成提供新的视角。

“体育全球史”到底研究什么问题?或言之,体育在“全球史”视角中呈现何种新的解释样态?笔者结合所知的学术动态,特别是参照欧美职业历史学界有关全球史研究的典型成果,评介9个有待深入探究的“体育全球史”的热门论题,以期引起同行关注,推动中国学界在这一领域的研究。因学识有限,难免挂一漏万,敬请有识之士指教。公元前2世纪,罗马青铜雕像

人类历史上曾经存在各种类型的“交往网络”或“共生圈”,它们是文明互动的载体与媒介。美国著名的全球史学家麦克尼尔在《人类之网》一书中指出:人们靠一个网络彼此联系在一起并发生一系列的关系。“通过各个网络,人们交换信息、技术、物品、农作物、疾病、废物,以及那些看似无用但却关乎生计的种种事物。塑造人类历史的,正是这些事物的交换与传播,以及人类对此所做出的各种反应”。值得注意的是,体育、娱乐与身体运动习俗也应当是“人类之网”中的“交换物”,或者说,体育随着人类业已构建的各种交往网络实现了跨地域的传播。

在15世纪海陆大通以前,世界上存在若干区域性的文明交往圈,如公元前5世纪时十分活跃的地中海交往圈,公元前3世纪开始形成的东亚朝贡体系交往圈,公元2世纪达到鼎盛的罗马帝国交往圈,公元7世纪开始由阿拉伯人主导的连接东南亚、南亚、阿拉伯半岛与非洲东海岸的印度洋交往圈,公元9世纪到15世纪的波罗的海和北海交往圈,等等。历史上的区域性交往网络的主要形成动力是商贸往来,长期的商贸往来和人员流动必然带来包括体育在内的生活方式与民俗习惯的变迁。历史上的人类之网同时也是“体育交往之网”。

对古代中国而言,连接外部世界的两条最重要的文明通道就是“陆上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一条横贯亚欧大陆,从太平洋西海岸的亚洲腹地一直延伸到大西洋东海岸的西欧地区;另一条则从中国南部港口出海,经东南亚、南亚,直到非洲东海岸和红海沿岸,甚至远达地中海以北的欧陆口岸。公元2世纪到15世纪,这两条通道一直承担着东西方交往的重要使命,也是亚欧各民族体育文化传播与交往的纽带,构成了体育全球史进程中独特的“丝路体育交往带”。通过历史文献和考古文物发现,丝绸之路沿线的古代中国、南亚、波斯帝国、阿拉伯帝国以及西亚和北非等地,普遍盛行马球、骑射、狩猎、摔跤、博弈等体育与休闲运动。在丝绸之路所构建的亚欧区域性交往网络内,体育是如何传播的,又对沿路古代民族与国家的社会生活产生了哪些影响呢?近年来,国内外学界的相关研究正从关注古丝绸之路沿线国家体育传统的分散研究,转向丝路体育交往——正切中体育全球史的旨趣。2018年国际体育历史与文化学术大会的主题设定为“丝绸之路与东西方体育文化的交流、融汇和发展”,旨在通过呈现丝绸之路人类体育文化相互融合的重要历史,以多元互动的角度重新看待当下的体育文化发展格局。有理由相信,在体育全球史的新视野中,“丝路体育交往带”的专题研究必当绽放异彩。

体育不仅在特定的区域和区域性交往网络中传播,15世纪以来,世界上的区域性体育网络逐渐实现全面联通,从而形成全球性体育网络,构成了体育全球化进程的新趋向。原本是地域性的“体育发明”是如何跨越区域社会与文化的边界,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各种日常生活方式的冲突、调试与融合的呢?现今风靡全球的足球、篮球、排球、网球、乒乓球、橄榄球、自行车、拳击、板球、棒球、赛马等体育运动,几乎都经历了从区域性起源到世界性传播的漫长、曲折而精彩的历史过程,每一项“体育发明”的全球传播,都可以写成一部精彩的体育全球史。尽管是单项运动的历史,但这些运动跨越了从传统社会到资本主义主导的近现代社会的历史转折点,大多涉及帝国主义、殖民主义和资本主义推动的欧美与亚非拉世界的广阔地理空间范畴,关涉传播地区的民族传统、社会结构、阶级关系、大众心理与民族身份认同。体育传播与其社会历史语境的关系密切,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就此而言,体育全球史为历史学意义上的全球史书写贡献了新的视角和选题。下面以马球史为例简述“体育发明”之全球史研究的学术价值。

人类最初的劳作与休闲都与动物密切相关。最早被驯化于中亚地区的马,在亚欧大陆的文明交融与社会生活的变迁进程中留下了深深的足迹。亚欧大陆传统社会中的民族体育与消遣运动,多离不开这种动物,如狩猎、骑射、赛马等,马球更是如此。作为一项历史悠久的运动,马球的起源地至今仍存争议。但可以肯定的是,早在公元前6世纪,马球就出现在中亚的伊朗和土耳其,随后于公元前3世纪传入波斯帝国,风行于波斯王公贵族阶层。公元5世纪时马球传入拜占庭,君士坦丁堡修建壮丽的马球场,据文献记载,至13世纪时已有好几位君王因马球运动伤亡,可见马球在拜占庭上层社会的地位。从公元7世纪开始,阿拉伯帝国建立并迅速占领了西亚和北非,因喜爱马球运动的穆斯林的引进和带动,埃及马穆鲁克和东地中海开始盛行这项运动。15~16世纪,马球由波斯传到南亚,特别是今巴基斯坦西北部地区。公元7世纪的唐代是古代中国马球运动的巅峰期,甚至妇女也能参加这项运动。西亚和中亚的马球队沿着丝绸之路来到长安,与古代中国对手切磋球技。

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球俱乐部,是建立于1859年的印度阿萨姆邦。可是,印度人并未主动把这项运动推广到全世界。1862年,两个派驻印度的英国士兵建立了加尔各答马球俱乐部(Calcutta Polo Club),随后他们将这项风行亚洲的运动带到了英国。19世纪,正是英帝国的极盛期。英帝国的全球扩张,为英国人所喜爱的体育运动提供了强大的传播动力。就连当时刚刚为英国人所接受的马球运动,也因英国殖动而踏上了更遥远的传播路程。英国人先是成立了统一管理国家马球俱乐部的联合会,随后于1874年制定了第一套现代马球运动规则。通过确立标准化、可计量的比赛程序与规则,以及去暴力和增进观赏性的调试,这项传统运动完成了“现代化”的改造,也为其“全球化”传播打下了基础。

马球运动在1875年和1876年先后传入阿根廷和美国。阿根廷而后成为世界马球强国,美国人则按照自身的国情与观众需要改造了马球运动规则。如今,马球已在全球70多个国家落地生根。1998年,国际马球联合会(Federation of Internationl Polo)及其举办的马球世界锦标赛得到国际奥委会的承认。以“小球”可观“大球”。一部马球运动传播的历史,就是一部微缩的体育全球史。以上只是这一复杂历史进程的粗线条概述,更多的细节及其所蕴含的传统社会转型与文明交往的意义有待挖掘。除马球外,足球、篮球、板球、网球、棒球等风靡全球的现代球类运动几乎都经历了复杂的“全球传播之旅”。这些球类运动虽然是社会生活中微小的一部分,但可以折射出宏观世界史变迁的气象。打马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