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又来了?再等等吧

2021年5月中旬,一个歪果仁根据媒体观看人数和谷歌搜索数据,用一张世界版图秀了一下不同国家最受欢迎的游戏。

暂且不论这个统计测算方式是否科学严谨,仅从版图呈现的结果来看,还是相当有意思的。

中国最受欢迎的游戏,《原神》居然排名第一,不愧是冲上全球热搜榜第5位的游戏。《英雄联盟》排名第二,《我的世界》、《侠盗猎车手5》和《DOTA 2》分列后三位。

《我的世界》是一款高度自由的沙盒游戏,自己玩可以,邀请其他人一起玩也可以。不需要AR或VR设备,社交性与沉浸感仍旧拉满。

最重要的是,这款游戏是完全开放且可破解的。只要你有这个本事,你可以制作皮肤、创建自定义设备、创建全新的对象,甚至改变游戏玩法。

我们总说游戏是实现元宇宙的必经之地,《我的世界》能够随时随地不受束缚的游玩,世界规则由你说了算,这才是元宇宙游戏的最终体现。

既然又聊到了老话题“元宇宙”,前段时间,百度发布了号称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小编下载了手机版闲逛了一圈。

进去以后画面中忽然出现了很多人,看来感兴趣的玩家还挺多。有意思的是你能听到附近的人说话;没意思的是你根本不知道谁在说话,貌似也无法交流。

百度AI开发者大会是最显著的建筑,从大门进入后可以通过一个类似“魔法阵”的传送通道进入会场。

会场上人山人海,但不知道这些人是不是真的游客。在会场无法行走,也无法跟其他人交流,只能四周张望。

会场中央是一块可以放大的屏幕,在线播放会议进程。如果在元宇宙里有个自己设计的电影院,可以和朋友一起在虚拟空间一边聊天一边看电影也挺好玩的。

通过一个圆盘形式的电梯来到下一层,迎面碰上大黄蜂,迈着稳健的步伐从我身上踩了过去。

希壤一出,冷嘲热讽的声音就没停过。经过小编的闲逛,玩家的不满也不无道理。例如: 能进 到建筑中,但也不完全能进 。

但当小编想潜水到大鲸鱼旁边的时候,却发现“鲸鱼荷花池”的周围有一圈蓝色的“结界”。还有,那组蓝色描边的荷花组合是怎么回事?

bug不少,呈现效果算不上精良。关键是给玩家的自定义权限太少,能体验和互动的内容也很少。顶着一身高度撞衫的形象逛了一会儿,小编已经出现无聊情绪。

有玩家说这个游戏就像个粗制滥造的半成品,完全扛不起“元宇宙”这仨字。 但 也有 网友在2.3的低分评论下 给出了 鼓励和赞许 , 表达了对首个 元宇宙开拓者 的 敬意。

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年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指出,目前元宇宙产业仍处于社交+游戏场景应用的奠基阶段,还远未实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也尚未出现结合AI、VR、AR、5G、大数据、数字孪生、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的消费级产品理念。

但不管怎么说,无论是扎克伯格的畅想,还是百度希壤的尝试,要创建一个真正的元宇宙,总要有人迈出第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