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智库丨东京奥运会前瞻:空荡荡与空落落

东京奥运会作为历史上首次延期举行的奥运会,即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距东京奥运会开幕不到两周,东京的疫情却在恶化。日本舆论直言,东京奥运会是菅义伟执政以来的最大赌注。

东京奥运会因疫情顺延一年,可一年来日本疫情反反复复,至今新增病例不断。7月10日,日本新增病例2458例(新增死亡病例15例),其中东京新增614例高居首位,其他依次为:神奈川、千叶、大阪、埼玉、爱知和北海道等地。日本首相菅义伟表示,传播性极高的德尔塔变种病毒,导致最近东京新冠病例不断增加。

菅义伟执政以来,多次坚定表示疫情之下也要如期办奥运,以向世界展示日本的智慧和勇气。这是一届注定特别的奥运会。在疫情不确定的大背景下,东京奥运会可能创下史上最冷清、最尴尬的纪录。

据日本共同社报道,7月8日,日本政府宣布东京进入新一轮紧急状态,期限为7月12日至8月22日。这是疫情以来,东京第四次进入“紧急事态”。对照东京奥运会的开闭幕日期,本届奥运会将全程在紧急状态下举行。据《朝日新闻》报道,日本首相菅义伟7月8日傍晚召开记者会解释称:“东京都的疫情有可能扩散到全国各地……必须绝对避免再次以东京为起点引起疫情蔓延。”

(图片说明:工作人员在东京奥运会奥运村内张贴防疫标志。新华社记者;王子江;摄)

日本媒体报道称,围绕即将开幕的东京奥运会,日本国民的苦涩和抱怨多于乐观,各级政府尤其是相关地方政府想法“各不相同,水面下的协调遇阻”,主要的争议在于最终观众是否空场,还是尽量减少观众以及减少到多少人。7月8日当晚,日本政府与东京都、东京奥组委、国际奥委会等举行五方磋商及联络磋商会议,会议正式决定东京奥运会东京都内所有场馆比赛均以无观众的空场形式举办。此前,美国田径和游泳运动员们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即便东京奥运场馆没有观众,他们也要用速度和成绩来彰显人类战胜新冠病毒的信心。被美国人不幸言中。

对于集中了东京奥运会全部42个场馆中约八成的首都圈1都3县(东京、埼玉、千叶、神奈川)采取“空场方式”举行奥运会,各地意见不一。有力主向东京都看齐,要防疫不要观众;也有主张不搞“一刀切”,避免冷清的空场。据悉,在福岛举行的棒球和垒球比赛以及在札幌举行的足球比赛都将禁止观众入内,这样允许观众观看的奥运会比赛只剩下场地自行车和足球两个项目,赛场只剩下三个。根据日本当局要求,有关地方政府还将取消或缩小场外直播(PV)及体验运动的“Live Site”会场规模,并大幅削减志愿者和医护人员。

东京奥运会的尴尬和艰难远不止这些。随着日本疫情再次恶化,不少国家的运动员出于疫情考虑,临时取消参赛;东京奥运会的外国主要嘉宾迟迟难以落实。对菅义伟首相来说,这些都是揪心的事。今年9月日本将举行大选,菅义伟原本指望在大选前通过东京奥运会来提振公众情绪,不想奥运会“可能成为他最大的负担”。

《今日日本》评论称,尽管菅义伟不断重申,东京奥运会和残奥会的举办,意味着人类战胜了一场夺去数百万人生命并颠覆全球经济的危机。话犹在耳,却难掩空荡荡场馆的落寞和空落落心态的失望。去年9月上任后,菅义伟的策略是尽快为民众全面接种新冠疫苗,以尽快争取巩固对疫情的控制。但天不遂人愿,日本的疫情控制始终不尽如人意,奥运会也逐渐从公众情绪的“兴奋剂”沦为骑虎难下的“包袱”。大概日本目前唯一能指望的奇迹,就是在本届奥运会上“日本碰巧摘得大量奖牌”,还得先不顾奖牌的含金量。

日本共同社6月的民调显示,约60%日本受访者表示不支持菅义伟政府应对疫情的做法。公众的不满在本月的东京都议会选举中达到了顶峰,自民党及其联盟伙伴公明党尽管预测会取得稳固的胜利,但最终未能赢得多数席位。

经济方面,东京奥运会也面临很多棘手的实际问题。《日经新闻》报道称,据估算东京奥运会耗资1.644万亿日元,计划由东京奥组委承担7210亿日元,东京都承担7020亿日元,日本政府承担2210亿日元。日本不少企业原本对东京奥运会满怀信心,在旅游、酒店、交通等领域广泛投资,但如今大多血本无归。奥运会主要收入来自于各种赞助和电视广告,也因“空场”而大受打击。日本媒体称,东京奥组委的收支大幅亏损将难以避免,至少原计划900亿日元的门票收入将大多落空,预计不少赞助商还将要求退出和退还部分赞助费。

(图片说明: 5月9日,东京奥运会田径测试赛在日本东京奥林匹克体育场举行。新华社/法新社)

根据东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签订的举办城市协议规定,填补亏损的是举办城市东京都。但东京都并非因为自身原因而导致东京奥运会最终的空场,这个亏损账东京都买不买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