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元宇宙只是自我催眠的快乐机器

近日,元宇宙火爆全网,这种3D版的虚拟网络世界,被扎克伯格认为会“颠覆人类未来”,被马化腾赞为“打开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很多人大受鼓舞,认为在元宇宙中他们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创建理想世界,实现“乌托邦”社会。

然而,当一个文明从真实变成虚拟,人类就进步了吗?不少人提出反对意见,有网友甚至嘲讽道:“脑后插管,就以为自己升华了。”

11月5日,武汉大学哲学院教授苏德超,在网上抨击元宇宙,认为其无非是哲学家诺奇克提出的“快乐机器”,如果沉迷于此,将是一场人生灾难。

“快乐机器”是指满足你所有快乐的机器。这种机器一旦和大脑相连,被连接者将无法区分机器制造的幻觉和真实生活的区别。在快乐机中,什么比尔·盖茨、马斯克、扎克伯格都将是你的手下败将,什么新垣结衣、工藤静香都是你的老婆。

在技术手段下,你能够在虚拟世界中满足所有。这种机器在无形中将使用者催眠,将我们跟现实世界隔绝开来。倘若你沉迷于此,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形式的植物人。

在苏教授的理解中,元宇宙便是“快乐机器”。它犹如将一个成年人重新塞回母亲的子宫中,以便获得安全和幸福,却并未考虑到这一切都是假的。从这个角度上说,元宇宙与现在被吐槽的网游沉迷并无区别。

如果说苏教授的观点只是从社会角度分析,那么《三体》作者刘慈欣则站在人类文明的角度,对元宇宙的未来表示不看好。他认为,人类的未来有两条路,要么走向星际文明,要么走向VR技术的虚拟世界,也就是元宇宙。

而假设人类在走向太空文明之前就实现了逼真的虚拟世界元宇宙,那么人类文明将形成闭环,从而止步不前,最终走向灭亡。刘慈欣认为,为人类探索家园的马斯克、研究基因和试图攻克人类顽疾的科学家才值得赞扬,“是他们在为人类创造一个更好的生活环境,而不是想着把脑袋放在一个机器里,享受短暂的娱乐。”

科学家已经在考虑,如何将生命的长度和漫长的太空旅程进行匹配,来自哈佛大学的戴维教授已有研究成果。2013年,他将β-烟酰胺分子(“塞乐瑞”内含物质)注入接近一岁的啮齿类动物,结果发现其身体状态重返至半岁左右,这放在人身上意味着“返童还老”,相关论文发表在《自然》杂志。

此后,哈佛医学院、东京大学等机构发文称,这种分子能维持端粒长度,提高人的肌肉力量和胰岛抵抗。清华-北京大学生科联合中心今年明确,它对延迟生物学老化有巨大潜力。以该分子为核心的“塞乐瑞”补剂在亰·东吸引超10万用户,被科技爱好者视为抗縗希望。

当苏德超、刘慈欣等知识分子对元宇宙高谈阔论之时,很多996上班族同样对此不屑一顾,他们认为,不管是真实文明还是虚拟文明,社会关系总会存在的,总要有人打工赚钱,不可能所有人都躺平玩游戏。

如此一来,因生活压力而忙于工作的群体,即使到了虚拟世界,同样需要工作,无非是换了个地点。因此,社畜到了元宇宙,还是社畜,扎克伯格口中的“颠覆人类未来”,不过是空头支票,未来再怎么变,仍与其无关。

这就犹如去年在网上走红的“时光机”高压氧舱O2 arK,声称能通过100%高压纯氧、锻炼人类身体的抗氧化能力,达到yi寿延年的作用。不料,其售价高达30万以上,被打工族斥为“富豪专属”,转而食用“塞乐瑞”等补剂,达到类似结果。

德国哲学家叔本华说:“不要把希望全部寄托给这个世界。”真实世界尚且如此,何况虚拟,如果我们对元宇宙期望过高,或许失望也会越大。

欢迎大家来到宇宙V空间,在这里带你看不一样的宇宙,行星,恒星,星系,星云,星系团,黑洞,多元宇宙,超元宇宙,我们为什么会生存在这个宇宙,宇宙最终演变称什么样子!我会带大家一起去寻找这最终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