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的“元宇宙”炒房:有玩家囤了100套房不到半年翻6倍

目前的元宇宙土地成交记录已经来到2736万元。在其官方Twitter,虚拟地产开发商Republic Realm确认其以创纪录的430万美元购买了一块The Sandbox上的虚拟土地,这个价格足以在中国房价最高的北上深市中心买下两套房,甚至一些城市买下独栋别墅也不成问题。

市场公开信息显示,Republic Realm目前在19个不同的元宇宙平台上拥有大约2500块数字土地。

对于雏形中的事物可以有千万种解读,有人觉得元宇宙炒房是击鼓传花的游戏,不过是包装了的骗局;有人认为这是未来世界的一种生活方式,有流量有价值就可以投资。那么元宇宙炒房到底是割韭菜还是新风口?

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易观互娱行业资深分析师廖旭华认为元宇宙买地就是投机,是虚拟货币的高效玩法而已。“本质上跟我捡一块石头卖你一百万是一样,那些方式都是幌子,核心目的在于炒作和买卖。”

石悦是区块链行业的从业者,目前在国外元宇宙平台上持有5块地,她告诉第一财经,买地目的因人而异,自己是计划投资进行建设。

另一位玩家欣辰则在国内虹宇宙游戏中有100多套不同等级的房产,按目前估值算已净赚15万元。欣辰告诉第一财经,“拿住了就是投资,拿不住就是投机。”

实际上,虚拟土地交易早在2018年就已经出现,直到近几个月搭上元宇宙的顺风车,成交额屡破纪录,才突然出圈大火。

Dapprader数据显示,在11月,如Decentraland、The Sandbox (沙盒)这样的平台出现了前所未有的流量和交易活动,虚拟土地交易量达到2.28亿美元,这是迄今为止最好的月份,比上个月增长近700倍,达688%。

Decentraland和The Sandbox都是目前热门的元宇宙平台,两者在虚拟土地交易领域也蓄力了很长一段时间,后者在上个月刚刚获得获得新一轮9300万美元的融资,由软银愿景基金领投。

一位玩家表示,自己在两个月前就关注到了The Sandbox这个项目,当时感觉不靠谱,但到11月软银投资后,自己想入场发现两个月期间已经涨了10倍,软银投资后猛涨。

虚拟土地的价值还在飙升,根据Dapprader的数据,虚拟土地11月的估值相比9月底增加了900倍,达904%,而参与土地交易的独立交易商达到创纪录的2.8万人,比上月增加了145%。

目前虚拟土地交易的参与者有投资机构、企业,也有许多艺术家和个人。石悦向第一财经介绍,不同虚拟平台有不同的特征,“在Decentraland有很多企业入场买地,搭建公司的虚拟场景,而The Sandbox则有很多个人投资者加入,CV(Cryptovoxels)上有很多加密艺术家参与去建博物馆。”

一位虚拟土地持有者告诉第一财经,一块3×3格的土地,在今年7月估值约13万元,现在已经来到78万元,不到半年翻了6倍,且这已是涨幅较少的地块了。

元宇宙炒房的成本已经越来越高,即便不是优质土地,现在参与的最低门槛也达到了8万元 。

在交易平台Opensea上,可以看到各个平台的地板价,换算成人民币,目前,The Sandbox和Decentraland的底价分别是8万元左右。

也就是说,即便是买虚拟平台郊区最普通的一块小格子,也要8万元起步,参与门槛不可谓不高。

比起国外的元宇宙平台,国内刚刚起步的虹宇宙显然入门门槛更低,200多元即可拥有一套房,但相比起来风险也会更大。

10月28日,由天下秀开发的虹宇宙Honnverse开始内测,用户预约后可以抢购虚拟房产。在天下秀公众号中,董事长李檬署名的一封公开信表示,公司开发多年的虹宇宙是“一款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

虽然是一名普通的上班族,但欣辰喜欢接触一些新鲜事物,平时也会关注投资项目。她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大概7月开始关注元宇宙,接触一些国外的项目如The Sandbox、Decentraland、Axie等,之后又慢慢接触到国内的数字艺术品平台。

在虹宇宙开放内测之时,从朋友那得知消息的欣辰决定入场买进房产,目前,她在虹宇宙平台的资产排行榜中位列前五。据她所述,慢慢累积买入,目前自己几个账号加起来有100多套不同等级的房产。

在闲鱼上,虹宇宙的虚拟房产被标价公开交易,从普通楼房到稀缺的极地木屋和环海岛屿,目前的价格在200多元至1万元不等。一块极地木屋标价为9999元,卖家表示,这块房屋的编号是稀缺的个位数,比普通编号的房产值钱。此外,编号是靓号的房产也会更加值钱。

按照当前市场价来算,欣辰在虹宇宙持有的虚拟房产和数字藏品价值在17万元左右。而此前入场时她投入的成本大概在1至2万元,短短一个月净赚15万元。她表示,“暂时只出了几套回本,其他考虑长期持有。”

记者体验虹宇宙游戏后发现,其目前呈现界面和国外的平台有很大的差别,和普通手游界面类似,平台功能也并不多,目前仅仅是可以定制形象,进入他人的房间游览。在App Store上,其目前的评分仅为3.1分,有玩家直言,这就是3D的QQ空间。

“目前来看,虹宇宙的可玩性不高。”欣辰告诉第一财经,由于政策不明等原因,相比较国外的项目,国内的一些平台起步比较晚, “像虹宇宙这类,涉及到虚拟人物形象,虚拟房产的项目,还处于雏形测试阶段,未来有很长的路要走。”

石悦今年开始关注元宇宙虚拟土地,先后在元宇宙平台CV和The Sandbox买入了五块土地,买入成本在26万元左右。按目前市场价来算,这5块土地的价值已超过40万元。

在石悦看来,元宇宙是今年很热的一个方向,而虚拟土地是进入元宇宙世界的工具和基础,值得投入。她对第一财经表示,“土地建设不管是和IP结合,还是和流量结合,都是一个目前来看确定性比较大的方向。”

“一些人看好元宇宙的流量,会买一些土地用于广告,有一些则是会搭建,提前进去布局。”在虚拟土地上建造的作品可以去市场售出。

据元宇宙平台的宣传,对于虚拟土地,拥有者可以在其中建造任何类型的游戏和资产、举办现场活动、组装 NFT 艺术收藏品,或者只是将它们出租给他人以通过他们的项目获利。看起来和现实世界看展、逛博物馆、听音乐会等逻辑并无区别。

如平台中心区域的地块寸土寸金,此外,一些知名IP或个人周围的地块也是流量高地,有较高的溢价。

此前,在The Sandbox游戏平台上,有玩家为了成为嘻哈歌手Snoop Dogg的邻居,用45万美元(约287万元)买下一套3×3格的土地,相比普通土地溢价3倍。

与现实世界同理,溢价的关键在于流量。虚拟平台的玩家会通过传送门直接访问知名的社交中心,然后向外分支以探索附近的区域,因此该区域周围的土地将有更多的流量,而越多流量意味着获得更多的潜在收入。

未来,部分区域为了导流或许也需要在社交平台上营销,因此,在移动互联网的世界里拥有流量的中心也会因此获益。

石悦对第一财经表示,自己的合作伙伴有社区的流量,日活能做到10万,因此目前想要和一些地主合作,负责给他们导流,“之前也测试了几个合作的地主,流量表现都还不错。”

业内人士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历史规律会在元宇宙的发展中重现。显然,流量至上在元宇宙中依然适用。

11月飙升的数据显示了这个市场前所未有的热情,但有业内人士表示,“大家都知道了,那也就是潮水该退去的时候了。”

近日,《人民日报》评元宇宙炒房,认为“热到烫伤的风险得防”。元宇宙及其相关应用场景,还处在发展的最初阶段,从虚拟到真实还有不小距离,还需要冷静三思。

与市场投资热情相对的是,即便是目前走在最前面的这些元宇宙平台,以完成度和开发进度而言,离一个体验完整、可玩性丰富的元宇宙世界也差得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