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风口下虚拟数字人先至2030年产业规模或达2700亿元

已故著名歌星“邓丽君”在台上与真人合唱;公司最佳新人奖获得者是一位虚拟数字员工;手语数字人为听障人士解说体育赛事……去年以来,元宇宙热度居高不下,作为元宇宙场景入口与连接纽带的虚拟数字人也备受瞩目。

当虚拟数字人已经从简单的“纸片人”进化到更高精、更智能的形象时,科技、互联网、传媒、传统制造业等行业都相继出现虚拟数字人,掀起一股热潮。有报告预测,这是个千亿元的巨大市场,到2030年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

2022年江苏卫视跨年晚会,当“邓丽君”音容重现,与歌手周深跨越时空同台合唱《小城故事》《漫步人生路》和《大鱼》,不少网友大呼“泪目”。邓丽君的虚拟形象整合了全球领先的面部捕捉、动作捕捉及顶级特效技术,从形象到声音都表现得惟妙惟肖。

随着元宇宙概念兴起,虚拟数字人正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公共视野。数字员工、虚拟偶像、虚拟代言人、虚拟主播……数字人在社交、媒体传播、营销、传统产业等领域的价值正在逐渐显现。

去年年底,百度上线了国内第一个可在手机APP上与普通用户交互的明星数字人,公众可以与这个以明星龚俊为IP的AI探索官进行语音对线日,美的旗下品牌华凌宣布,两位虚拟偶像凌魂少女·凉然、凌魂少女·暖沁入职成为其数字化新员工,分别担任美的的数智体验主理人和潮流设计主理人。引入虚拟偶像,被视为这家传统制造企业力图打破“次元壁”,与年轻族群进行对话的尝试。

无独有偶。2021年万科总部最佳新人奖的获得者“崔筱盼”,也是一位数字员工。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在朋友圈介绍,“崔筱盼”在系统算法的加持下,很快学会了人在流程和数据中发现问题的方法,并以远高于人类千百倍的效率,在各种应收/逾期提醒及工作异常侦测中大显身手。在其经过深度神经网络技术渲染的虚拟人物形象辅助下,“崔筱盼”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达到91.44%。

虚拟主播也是目前较为常见的数字人应用场景。央视打造的AI手语主播将在北京冬奥会期间亮相,新华社虚拟记者小诤已追随多个重大航天项目进入中国空间站,在特殊的太空报道现场传播新闻。

虚拟数字人是以数字形式存在的,具有人的外观、特点、行为,依赖科技展示的虚拟形象。在过去相当长的时间里,虚拟数字人以动漫、游戏的形象为主,集中在影视娱乐产业。近年来,随着人工智能等技术的发展,虚拟数字人不论从形态、表情乃至声音,都与真人越来越相似。

有人说,经历了平面形象、语音合成的“纸片人”为代表的1.0阶段,以虚拟主播为代表的2.0时代后,虚拟数字人已进化至具备人工智能驱动特点的3.0阶段。以服务型数字人为例,在天猫商城、淘宝等平台上的美妆店铺内,名叫AI Wendy的“虚拟导购员”能够为消费者个性化推荐适合的口红。

在此背景下,发力虚拟数字人行业的科技企业也越来越多。近日,AI虚拟人李未可宣布获得了字节跳动的数千万元投资。去年10月,科大讯飞推出了虚拟人交互平台。百度、腾讯、华为、科大讯飞、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纷纷投资加码,虚拟数字人已成为数字产业的新热点。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国内虚拟偶像/数字人领域里至少发生了19笔融资。《虚拟数字人深度产业报告》则预计,到2030年我国虚拟数字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达到2700亿元,迎来广阔的应用空间。该报告将虚拟数字人划分为“身份型”和“服务型”两类,前者的市场规模预计为1750亿元,而后者的市场规模将超过950亿元。

虽然虚拟数字人的兴起折射了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走向融合的大趋势,但要实现真正融合还有不小距离。

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执行院长盘和林就说,当前横亘在虚拟数字人普及面前的最大障碍就是技术发展缓慢,虚拟数字人难以在复杂场景有效完成任务,且高端智能化应用成本较高。

面对这一挑战,国内科技企业已开始探索。“我想生成一个柔美的女性。”“请生成一个长得像明星,有点酷酷的男生。”只需要说出一句话,系统就会快速生成一个符合描述的虚拟人形象。这是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进行虚拟数字人生成的一幕。通过这一集生产、内容创作、业务配置服务为一体的智能数字人平台,以前需要两三个月时间做出来的3D数字人,如今可以压缩到数小时内。

“我们近两年的奋斗目标是通过百度智能云曦灵平台的开放,让每个人实现数字人自由。”百度智能云AI人机交互实验室负责人李士岩说。他认为,在虚拟数字人产业格局中,提供建模、渲染、动态捕捉等服务于数字人制作的基础设施服务商已形成稳固格局,大多由海外巨头把持,但在工具、应用层,中国企业已崭露头角。

盘和林也谈到,除了生成效率外,虚拟数字人要走向更大规模落地,还需要不断提高交互体验,让用户在与虚拟数字人交互的过程中体验到与真人一样的真实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