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实力超群观众不感兴趣 羽毛球遭遇乒乓危机

谢杏芳“抱怨”苏迪曼杯的球票卖得太快,想搞点球票给自己的亲朋好友看看比赛都困难。早在几天之前,就有不少媒体将这条新闻传得全世界都知道了,以此表明,苏迪曼杯在将羽毛球作为“市球”的广州有着多么大的吸引力。

这不是假新闻,根据记者得到的信息,将于本周日进行的苏迪曼杯决赛的门票确实已经基本上售罄。然而空荡荡的球场却给了我们更直观的认识,所谓的一票难求其实只限于周日的决赛。开赛的第一天,同样是一个周日,这也是中国羽毛球队在本次苏迪曼杯赛场上的首次亮相,但是现场的上座率满打满算也就只有六成左右,以至于中国队头号男单林丹在比赛结束后接受记者采访时都忍不住表示:“观众们的热情还是挺高的,但是到场的观众好像少了一些。”而当天下午的比赛,因为没有中国队,场地内甚至找不到几个观众。

球场内的运动员练得热火朝天,球场外的宣传画也是随处可见,但唯独缺少了那些可爱的球迷以及那些疯狂的追星族。这不禁让记者联想起连续几年来在上海网球大师杯现场所见到的场景,在球员们训练的同时,门外等候着的球迷围得里三层外三层。当球员的号召力以及比赛的精彩性都无法吸引足够眼球的话,这项运动的前景是不是会显得有些暗淡呢?

蔡振华在横滨抛出“国球危机论”,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担心中国乒乓球的过于强势会影响乒乓球在全球的发展。李永波并不认同羽毛球也存在这种危机的说法,他强调,羽毛球还没有强大到乒乓球的地步。

李永波的话不能说是谦虚,但是他们的霸主地位却是不可动摇的。法新社在报道本次苏迪曼杯时就表示:“中国队毫无疑问是霸主,其他队伍的目标就是争夺亚军。”

事实上,没有悬念的比赛不仅使得苏迪曼杯失去了一些观众,就连一些国家的羽毛球队也对参赛没有了兴趣,据了解,本届苏迪曼杯一共只有34支球队参加三个级别的比赛,而两年前的这一数字是48支,这其中缩水的绝大多数队伍都来自欧洲,“显然是和金融危机的影响有一定的联系,”一位国内羽毛球界人士表示,“但是我们也不能完全都认为是金融危机的原因,你说如果他们有能力取得好成绩,怎么可能不来参赛呢?”

“从第一天的比赛来看,丹麦、英格兰这样的欧洲强队实力都开始滑坡,再加上那么多欧洲球队缺席,可见羽毛球在欧洲的发展已经出了问题。”那位圈内人士表示。

国际羽联第一副主席古纳兰曾经表示,近两届奥运会,羽毛球都肯定不会被“踢”出去。为了实现这个目标,国际羽联也确实采取了很多改革措施,例如为了提高比赛的观赏性同时满足转播要求将世锦赛改为每年一届,将赛制改为21分制,但是这些措施的实施却没能从根本上改变羽毛球目前所面临的尴尬。

羽毛球运动的奥运资格远没有古纳兰所说的那么稳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传出了羽毛球可能被请出奥运会的声音,而现在,中国一枝独秀的趋势越来越明显,欧洲球队则开始下滑,本届苏迪曼杯就很有可能出现四支亚洲球队包揽四强的局面,而这应该是国际羽联最不愿意看到的局面,因为这会给国际奥委会足够的理由对羽毛球动刀子。

其实,羽毛球的现状也引起罗格的关注,为此罗格曾经专门和国际羽联主席姜荣中进行过交流。姜荣中也感叹:“如果今后国际羽坛还是这种状态的话,我们可能就会被踢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