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申花主力阵容现端倪 众国脚领衔豪华替补军团

很多申花队员第一次见他们的朱老板,是在康桥基地的训练场上。在上周的某一天,朱骏突然出现在康桥的大院里,他像过去在联城那样,要亲自上阵参加申花的教学比赛。

“这种事情在申花是不会发生的。”去年的某一天,一位申花球员在得知联城队员经常要陪他们的老板踢球时,曾经发出过这样一句评论。

而在这次合并后,很多申花球员还认为,朱老板不会把这个习惯带到申花来。但这一幕还是发生了,那场比赛朱骏被分在申花替补一组,打的是前锋的位置,他所面对的正是联赛最著名的“威锋组合”……

“有时候我真希望这一切都不是真的,我真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梦。”电话那头,一位老申花队员忽然说出这样两句话,他的话或许可以代表不少人的想法,过去的一个星期,是联城和申花正式合练的第一周,所有那些康桥基地曾经的主人们,甚至来不及伤感,就必须面对突如其来的残酷的竞争上岗,曾经血腥的上海德比场面在康桥基地的每一个角落里上演。

2月18日,这大概是康桥基地有史以来最热闹的大年初一的晚上,在申花一线队的宿舍楼里,几乎所有的房间都亮着灯,严格意义上说,这一天还是假期,但是从第二天的上午9点开始,申花和联城的球员将正式开始一起训练。

大多数球员都提前结束了短不到两天的休假,回到了康桥基地里,在这之前,虽然联城队已经搬进了康桥基地,但是他们和大多数申花队员还没有机会见面,在宿舍楼对面,联城的大巴静静地停在那里,在康桥基地里,联城大巴上的红色队标显得无比刺眼。

线日开始,这一天康桥来了很多记者,这一天康桥基地的训练场上同样阵容庞大,一部分人穿着申花的蓝色训练服,一部分人穿着联城的红色衣服。“不是乱,是太乱了!”一位置身其中的球员事后向记者回忆说:“其实在那个时候我们就感觉到了,竞争会比想象的要残酷得多,这么多人挤在一个球队里,但是打比赛的只有11个人,太残酷了。”

虽然是在康桥基地,但是并不意味着申花的队员就可以占据什么优势,甚至可以说局势恰恰相反。集训第一天,几位申花过去的主力队员就感受到了压力。吉梅内斯对申花的了解很有限,“他不知道我的名字,也不知道我是打哪个位置的。”这位队员笑笑说:“没办法,我只能对自己说,要面对现实。”

上下午的两次训练后,或许是为了让训练场不要再变得如此混乱,新申花教练组做出了调整,第二天的训练,一些年轻的非主力队员从早晨8点30分开始训练,主力队员从9点30分开始训练,曾经是国奥队主力和国家队常客、刚刚从国奥回到申花的郜林,被分配在了8点30分开练的一组里。

真正让申花队员感到巨大压力的一幕,是大年初三的训练,按照计划,申花队将在初四前往杭州和绿城队进行一场热身,因此,在大年初三的训练里,申花新的主力阵容可能会在训练场上初露端倪。

“要是申花新赛季真的排出这个主力阵容,那么这将是有史以来申花队的联赛首发阵容里头一遭没有一名上海球员。”一位在场的人士,事后向记者这样描述说。

2月20日,这是申花联城合练之后的第二天的训练,吉梅内斯安排球队进行内部11对11的分队比赛,在他排出的主力一方11名球员中,来自原申花队的球员居然只有两个人,李玮锋和杜威。

2名申花球员加9名联城队员,这就是康桥训练场上,吉梅内斯排出的第一套主力阵容,而在替补一方中,人们看到了现役国脚孙吉、于涛,以及来自国奥队的郜林、毛剑卿、王洪亮等等。

但无法责怪吉梅内斯,在距离联赛只有两个星期时,他除了使用自己熟悉的队员,别无选择。丛这点上说,当新申花队决定放弃吴金贵而照搬联城的教练班子时,已经注定了联城队员们在合并后的岗位竞争中要比申花球员占据优势。

训练场上的2加9组合,没有在第二天和绿城的比赛里变成现实,在21日下午在杭州的这场热身赛里,吉梅内斯把孙吉放在了主力右前卫的位置上,与此前训练时的混乱着装相比,这一天的比赛更多的体现出申花特色,他们乘坐的大巴是申花的大巴,而球队穿的比赛服也是申花蓝色球衣。

2月21日的比赛里,人们最关注的队长的袖标,被吉梅内斯戴到了李玮锋的手臂上,大头也成为了新申花队内第一个在比赛中戴上袖标的球员。

说到队长,申花的队长从未像今天这么难产过,在两队合并的第一天,曾经有人对此做过分析;“主教练是联城的,教练班子也全是原来联城的,唯一来自申花的只是原申花预备队主教练奚志康,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队长还是联城队员充当,恐怕有点太过分了吧。”

在集结的第一天,吉梅内斯把李玮锋和姜坤拉在一起,两手搂着这两位队长,让他们握手,这是一个信号,他很清楚地告诉每个人,联城和申花的球员都可能成为队长。

当着记者的面,他又做出了一个扔硬币的动作,他在竭力淡化队长这个话题,或许正是因此,在随后和天津泰达队的比赛里,他安排联城队一个没有名气的年轻队员戴上队长袖标,没有人知道,吉梅内斯究竟在想些什么。但据说,大头成为新申花队长的可能性在逐渐增加。

从训练时的2加9,到与绿城比赛时的3加8,再到与24日与天津泰达热身赛里的4加7,新申花的首发阵容中,老申花的人气正在一点点旺起来。“你不信看着吧,打到今年联赛结束时,主力阵容里的老申花球员肯定要占绝对大多数”,一位目前还没有打上主力的原申花队员对记者做出了这样的预言。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申花对绿城的热身赛里,当吉梅内斯在下半时把替补队员换上去后,申花的疯狂进球才拉开帷幕,在这场申花取得狂胜的热身赛里,他们大多数的进球都是在替补上场后打进的。“太正常了,你没看到我们替补阵容有多强吗,于涛、郜林、毛剑卿,哪个不是国字号?”

25日傍晚,申花高层和主教练吉梅内斯再次就队长问题交换了意见,初步决定保留原来两队的4名队长,组成4人队长委员会,李玮锋和姜坤则轮流出任队长。

残酷的竞争,才刚刚开始,场上11个主力包括那个队长袖标的竞争,并不是康桥的战斗的全部,好不夸张地说,在康桥的每一寸土地上,竞争斗刚刚拉来帷幕。

康桥基地的三楼是申花主力队员的宿舍,联城队队员住进康桥之后只能在二楼暂时将就一下,三楼宿舍的每个房间的主人都可以享受单间的待遇,但是大多数联城队员却得两人甚至三四个人挤在一起。但是这一切很可能马上就会改变,住在三楼却在新赛季无法打上主力的老申花队员们将很快会接到搬家的指令。

连康桥的食堂也在“德比”,联城带来了自己的厨师,而申花的厨师还没有离去,大厨永远只有一个,大家都在为留下做着努力。

在合练的第一天,来自联城方面的总顾问张德发与来自申花的老总吴冀南共同坐在主席台上进行了发言,据说在发言中吴冀南说了这样一段意味深长的话,“申花不是某个人的申花,申花是上海球迷的申花,是全上海的申花。”“老吴这段话肯定不是说给我们队员听的”,一位球员事后对记者说。

在已经发生的大清洗中,吴冀南是唯一保留原先职务的幸存者,他的两位前任郁知非和楼世芳都曾经带领球队拿过联赛冠军,2007年或许是吴冀南留任申花老总的最后一年,他当然希望自己能在退休之前补上这个遗憾。

朱广沪也到了康桥,他特意拜访了吉梅内斯,申花队内残酷的竞争也牵动了国家队的神经,朱广沪曾说过,他很看重球员在联赛中的上场时间。而现在,新入选国家队的于涛要做好打替补的准备,包括介于主力和替补之间的毛剑卿和郜林等也是一样。

“今年联赛,申花可能会诞生中超最豪华的替补阵容。”这位队内人士的另一个预测是:“你别看现在很平静,随着比赛慢慢开打,这种平静迟早会被打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