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玉宁:与曲曾共用一把梳 一直认为他是我兄弟

记者:从小到大跟曲乐恒一直是好朋友,在车祸之前曲乐恒给您一个什么样的印象?您说的车祸过程和曲乐恒说的有一些出入,在这个案件之后您对他是一个什么样的评价?

张玉宁说:我们从小一起长大,关系都非常好,在我记忆当中有一件最深的事,差不多93年,当时我和他因为超标打不了少年队比赛,教练给我们推荐到国青队去,当时我们在广西梧州集训,只有我们两个人从梧州坐船到广州,从广州又坐火车去昆明,路上教练只给了几百块钱路费。

张玉宁说:到了广州之后找人去订火车票,当时火车票比较紧张,我们找那个人,那个人没有订到当天的火车,可能是三天以后的。我们两个在广州住了三天,而且当时因为钱很少很少,酒店什么都很贵的,我们俩找了一个很普通很普通,一天好像50块钱的酒店,属于招待所那种感觉,住了三天。当时我记得我们每天吃饭的时候要了一盘广州的干炒牛蚵那种东西,每天没什么事去逛街,没钱坐车,拿一张地图从这条街走到那条街。

张玉宁说:我们两个到了昆明,我们在国青队是年龄最小的两个队员,一直很努力训练。我记忆当中我买了一把木梳,橙色的那种,我们两个住在一个房间一起用,我当时留的是短发,他的头发一直比较长,他经常梳经常用,回到辽宁队我看他一直在用这把木梳,现在不知道他还用不用。前两天有朋友向我要照片,我找到以前的照片,大家看看我们俩经常在一起打打闹闹很开心的。

张玉宁说:我非常怀念我们以前的时光,我们一直都是兄弟,从小到大。他怎么看我我不考虑,但我一直认为他是我的兄弟直到永远。

记者:在出车祸之后你跟曲乐恒还有没有过见面或者联系接触之类的活动?上次采访你的时候你说过,现在两个人的关系确实不是很好,有点僵,你刚才说你们现在的关系依然是朋友,对你们两个以后的关系你怎么看?

张玉宁说:出了车祸以后,我去看望过他几次,但是因为有些客观原因,我训练比赛,时间比较少,他的想法有些改变,他的心态有些变化,这些东西我都理解都了解,我感觉不是很方便。大家还得生活,一切还得往前看,以后会更美好。

张玉宁说:边峰我认识,他和我们的辽宁队很多球员都认识,包括教练,俱乐部领导他都认识。他属于一个球迷,非常喜欢看球,经常叫我们一起出去吃饭,仅此而已。